玩彩彩票代理歡迎您的到來!

伱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态 > 專題報道

藝術與帝國:亞述帝國的雕塑和浮雕

2016-10-30 21:53:52 點擊:

埃及人借浮雕壁畫宣揚法老的文治武功,蘇美爾人靠浮雕藝術對國王歌功頌德,而亞述人則不同。亞述浮雕采用一系列詳實的畫面表現戰事情境,融曆史記錄、歌功頌德和審美裝飾為一體,達到了曆史性、政治性和藝術性三者的高度統一。原始思維中的完整性特征在亞述雕塑藝術中尤為突出。薩爾貢二世宮的雙翼守護神獸的五條腿足确保觀者無論從何角度觀察,都能夠領略神獸真實完整的形體。亞述浮雕刻畫的人物造型完整,對雙手、雙腿的處理都是按照無遮擋原則進行。亞述雕塑藝術追求細微寫實的風格特征正是與這種樸素的完整性審美思維一脈相承。

    國王雕像,約公元前875-860年,出自尼姆魯德Nimrud伊西塔神廟,雕像高113厘米,寬32厘米,厚15厘米。這尊亞述納西巴爾二世(公元前883-859 )的雕像立于愛神伊西塔神廟中。雕像以菱鎂礦石刻成,置于微泛紅色的石基座上。這些特殊的石材很可能是亞述征戰後從國外帶回。亞述國王樂于以具有異域情調的戰利品進行炫耀。國王目光炯炯,正視前方,雍容大度,威風顯赫,披着長發,蓄有胡須,體現着當時的亞述宮廷風尚。他身着短袖束腰長袍,披裹着長披肩,遮到腰部以下。他右手握着鐮刀,左手中的權杖象征至高無上的亞述神賦予他的權威。其胸部的銘文記錄了他的稱号和家譜,記載了他曾向西遠征,直抵地中海。

 


   國王出征,約公元前875-860年,出自尼姆魯德“西北王宮”的西翼,高101厘米,寬86厘米,厚20厘米。浮雕上亞述那舍巴爾乘着戰車,佩劍出行。他圓睜雙目,右手拿箭,左手握弓,象征勝利。那尖頂帽以示國王身份,前有馬夫開道,旁有侍從遮陽,戰車帶有馬飾,盾牌釘滿護釘,可能是征伐庫爾德地區。畫面底部的線條描繪了崎岖的道路和湍急的河流,以表征戰之艱難,勝利來之不易。

 


    渡河逃竄,約公元前875—860年,出自尼姆魯德西北王宮,高88厘米,寬225厘米,厚9.5厘米。這幅浮雕描繪了亞述那舍巴爾年代的戰争舊事,時間為公元前878年,地點為現今小鎮阿那(Ana)東南。亞述士兵攻占了城堡,兩名弓箭手乘勝追擊敵人,庫杜魯和他的70名兵士逃入幼發拉底河,渡河逃竄。浮雕中有棗椰樹、穹形門、尖頂帽、充氣囊,在留駐藝術品的同時,又生動地記憶了當時的生活圖景。

 


    王室獵獅圖,約公元前875—860年,出自尼姆魯德西北王宮的西翼,高98厘米,寬139.5厘米,厚23厘米。王室獵獅圖把獅子視為“野蠻力量”,王室獵獅,意為國王有責任、有能力予以控制。弓箭手為國王亞述巴尼帕爾或是王子夏爾馬内舍,戴有頭帶,飄帶披後,弓為滿弓,箭在弦上。戰車下面已有中箭的獅子,車馬踩踏而過。這幅浮雕人物神态威嚴,構圖富有變化,主題清晰,動感十足。

 


    慶祝獵牛圖,約公元前875-860年,出自尼姆魯德,高90厘米,寬225厘米。這是狩獵情景中的一個片段,公牛躺倒在地,國王一手執弓,一手祭酒慶賀勝利。畫面左側是兩名士兵,除了常規武器外,他們還佩着法杖。為國王打着遮陽蓋的人身背着箭囊。另一個人左肩上搭一塊毛巾,為國王扇扇子。這四個人都沒有胡須,應該是宦官。國王手裡拿着飾有串珠緣飾的碗祭酒,這種碗在亞述帝國結束後還非常盛行。和國王相對的是王子,可能就是下一任國王夏爾馬内舍。他的穿着和國王一樣,隻是頭上僅戴着頭帶。站在他身後的是宦官總管。他們兩人雙手交叉,這是廷臣在國王面前所使用的特殊首飾。右側的兩名樂師正演奏九弦橫琴。


    守護神,約公元前875-860年,出自尼姆魯德的“西北王宮”,高224厘米,寬127厘米,厚12厘米。浮雕上的守護神守衛在國王起居室的入口處,他身上帶翼,形如天使,左手抱山羊,右手握麥穗,象征繁殖,充滿張力。這個形如天使的帶翼人物可能是阿普卡魯(Apkallu)的神靈,卷曲的頭發、八字須和長胡子是公元前9世紀典型的式樣。小腿上的肌肉非常誇張,一根暴起的血管繞在腳踝上。

    慶祝勝利,約公元前730-727年,出土于尼姆魯德中央王宮。這塊殘片是慶祝場面的一部分,國王也出席了這次活動。右邊兩個正在鼓掌的人是亞述廷臣。左邊一人身穿長裙,外披獅子皮披風,手持鞭子。從亞述那舍巴爾到埃薩哈敦統治時期,在亞述人慶祝勝利的場景中都能看到這樣的形象。身披獅子皮的化妝儀式是戰鬥之後的傳動表演,用以膜拜女神依西塔,而獅子就是她的象征。

   
    皇家衛隊的士兵,約公元前700-695年,出自尼尼微西南王宮依西塔神廟。這塊石闆描繪了國王的侍衛。左邊的弓箭手是輕裝士兵之一。右邊的持矛者展示了亞述人是怎樣将帝國各地的軍團融入自己軍隊的。盡管他持的盾與亞述士兵的盾很相似,但他的無邊帽、有長長遮耳帽邊的頭帶以及卷到膝蓋上方的短裙都表面他來自巴勒斯坦或是附近地區。猶大國拉克西人的裝束幾乎與此相同。

 

    曆代國王不遺餘力地大興土木建造豪華宮殿,兩河流域曆史上最宏偉富麗的宮殿建築在亞述帝國時期競相湧現。亞述那西帕二世從尼尼微遷都到卡爾克後建造的恢弘奢華的宮殿,不僅是國王的行政中心,亦成為炫耀強盛國力的标志場所。薩爾貢二世宮門處聳立的雙翼人首神牛石雕守護神與殿内巨幅浮雕交相輝映,成為亞述藝術的傳世力作。“浮雕之于亞述,相當于雕塑之于希臘,繪畫之于文藝複興時期的意大利”。亞述的浮雕藝術代表了美索不達米亞藝術的最高成就。長幅钜制的亞述浮雕以描摹戰争、狩獵等激烈場面為主,充滿了動感與張力,是亞述人對強悍生命力的诠釋,也顯示了亞述人的審美理想。